首页 文坛艺苑 涟水河畔

拾月

2018-10-08 09:41 中年女人赚钱新闻网 刘艳

“你要忍,忍到春暖花开

你要等,等到柳暗花明

你要走,走到灯火通明”

夏日已尽,在这大好的秋日光色里,眼前的风景早已换了模样。沿河两岸的树已有几棵换上了一袭黄袍,暖风拂过,伴随着一声细小轻微的断裂声,一片叶子打着旋儿掉了下来,这是一场离别,还是下次重逢的开始。

我走过去,将之拾起,迎着阳光,干枯的叶子脉络还在,却已裂开缝来,尖锐的阳光穿过狭小的缝隙刺入我的眼眸,晕出一道斑驳光晕,我下意识地眯了眯眼,低下了头。在这耀眼光影下,我的丝丝愁绪也脆生生地袒露开来,看着脚下的这个影子,我很想问,做我的影子,是不是很累。

十月,很美,美在她的不过分招摇浓烈,也不太过冷冽淡漠,她浓淡相宜,又总能恰到好处地拨弄到心底那根紧绷的弦;拾月,很殇,拾起一段段有你的绚烂,不能想,不能忘,不能说,却盘踞生根在一个个晶莹的梦里。

路旁枝头上开着的那一朵朵,听闻是芙蓉花。百花凋谢的时节,她却悄然绽放,安静美好大的姿态。“莫怕秋无伴愁物,水莲花尽木莲开”,当年的种花人或成了看花的人,待花谢之时,恐那簌簌秋风还得当那葬花人。我们每个人的心底是否也有缤纷一朵,因着不知何时何人撒下的一颗种子,以我们喜乐哀愁浇灌盛开的秘密小花,长在心尖,幽幽馨香,时而滚烫,时而冷冽。

远处有人在放风筝,风筝飞得很高很远,我想风筝应该是自由且安心的,因它深知,无论它飞得再远,身后总有一个牵着它的人,有恃却无恐;放风筝的人也是满足幸福的,他明白,不论风筝飞得再高,线依然连着。而我惧怕放风筝,我怕风筝断线,走远。

可年岁增长,不再气盛,我不再做关于未来蓝图的伟大规划,不愿再去试做无谓的冒险,不再在白昼黑夜里做长长的梦,不想再去拥抱一个遥远的人,不再在生活里用力挣扎,从心,算是一种适可而止的“怂”吧。

 其实我也想放风筝,想背上简易行囊,牵着我那一个个或近或远的梦想,行走在这流年里,过朴素的生活,和你,即使天寒路远,梦远,你也远。然而我深谙现实比小说更富戏剧性,它没有剧本,毫无逻辑,猜不透剧情的走向,不到剧终,谁才是你生活里的主角,怎也猜不透。人生与电影不同,人生真实,残忍,不能彩排,却也因此更加矜贵。

可这一生,无论我们再如何谨慎选择,努力工作,用力生活,小心翼翼地爱一个人,都会有遗憾,要想不负此生,太难。但这也不能妨碍到我们继续热爱生活,好好微笑,欢喜爱恋啊。有时,一个微笑,一个拥抱,温暖便可铺天盖地,它能将苦涩、委屈一并包裹,熔成一颗颗美丽糖果。

十月的第七天,走在这条充斥着甜腻桂花香的小道上,驻足凝眸,感受流年细细淌着。此刻,我看蝴蝶恋爱,蜘蛛结网,池塘里鸭子戏水,阳光温柔。

脚下的路在前方有个分岔口,我想我可以大胆选择,不言悔。不论选哪一条路,我都会遇到一些我该遇到的人,去完成一些我该完成的事,每一个当下,想做的事就行动起来,想见的人就去见,即刻出发,别患得患失,别轻易撒手,别让梦想和他(她)等你太久。

责任编辑:曹向潮

返回首页
相关新闻
返回顶部